【湘潭日报】记岳塘公安分局下摄司派出所民警袁术芳(图)
2011-10-08 08:43:49 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湘潭日报 | 编辑:admin | 作者:方鹤霖 罗尼亚 吴彦          浏览量:521
 

  受伤后的袁术芳(资料图)

  9月30日,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。袁术芳身着警服、神情肃穆,步伐坚定地从住院大楼里走出来。他将一包衣物递给站在身旁的妻子,便匆匆登上警车,向下摄司派出所赶去。

  13天前,这名警察在抓捕网上逃犯时,身中六刀,却始终死死地抠住逃犯的裤腰带,将其压在身体下。

  13天前,是一个周六,这名警察收到关于逃犯的信息,立即赶赴现场,将匆匆的背影留给家人。

  13天前,这名警察在手术后苏醒,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请不要告诉我的妻子,她今晚值班,别影响她的工作。”

  ……

  袁术芳,43岁。18岁参军,在部队呆了17年。2003年以正营职干部的身份转业到湘潭市公安局,于是,他有了另一个令他骄傲的名字——人民警察。

  13天前,当逃犯一次次将尖刀刺入他的身体时,他异常镇定地对围观群众说:“大家不要害怕,我是人民警察,我在追捕逃犯。”

  尖刀刺入身体,他始终死死抠住逃犯的裤腰带,面向群众异常镇定

  ——“大家不要害怕,我是人民警察,我在追捕逃犯。”

  9月17日下午5时45分,湘潭汽车西站附近,一个身材不很高大,戴着墨镜的男子站立在一条巷子的三叉路口。夏末秋初,气温很高,从后背涌出的汗水透过了宽大的T恤衫。5分钟后,一名着深色上衣,提塑料袋的男子出现在巷口,并朝三岔路口走过来。戴墨镜的男子用余光盯住这名男子,5秒、4秒、3秒,当他们即将擦肩而过,他压低声音喊出一个名字:“杨登科。”对方下意识地应了一声,旋即被他扑倒在地。

  这名叫做杨登科的男子是2011年2月3日湘潭电气职业学院盗窃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,也是一名惯犯,曾3次因盗窃入狱。扑倒杨登科的,正是这件案子的第一责任人,下摄司派出所民警袁术芳。

  “杨登科,我是公安民警。”亮出身份后,袁术芳以为他会束手就擒,没想到被他压在身下的这名男子却反复挣扎,喊着:“我不是杨登科,你们抓错人了。”

  抓错人了?袁术芳没有见过杨登科本人,仅凭一张照片,他的确不能在短时间内认定身下的男子就是杨登科。

  哪怕只有一秒钟迟疑,一个欠身的松懈。被袁术芳压在身下的男子趁机反手而起,撒腿想跑。“你就是杨登科。”这一次挣扎让袁术芳完全认定此人就是犯罪嫌疑人,再次将他扑倒在地,左手抠住他的裤腰带,右手肘和膝盖死死地按住他的背。

  激烈的打斗引来群众围观。“大家不要怕……”话音未落,袁术芳感到右侧腰部一阵疼痛,他侧过脸,看到杨登科右手握着一把带血的尖刀。“有刀!”一些妇女和孩子尖叫起来。

  “大家不要害怕,我是人民警察,我在追捕逃犯。请报警!”袁术芳异常镇定,手抓得更紧,身体一动不动地压住犯罪嫌疑人。

  “帮警察抓逃犯。”一名群众挺身而出,试图夺取杨登科手中的刀。有人拨通了110报警电话……三分钟后,蹲守在其它路口的袁术芳的两名同事赶到事发现场,杨登科被彻底制服……

  “全是血。他的衣服被捅开七、八个窟窿。他说不用去医院,却昏迷在路上……”民警赵南回忆。

  “六刀中有两刀险些致命,一刀离肝脏一公分,一刀离肾脏一公分……”主治医生张海兵说。

  “他醒来跟我说的第一句话:‘请不要告诉我的妻子,她今晚值班,别影响她的工作。’”岳塘公安分局局长谭建华说。

  ……

  “死也不能松手。他携带三把刀具,我松手,他会狗急跳墙伤害周围群众,甚至劫持人质。我必须抓住他。”袁术芳说。

  追捕中,被吸毒人员咬伤。救战友,从山顶坠落。他总是和死神擦身而过

  ——“一身正气,死神便会惧怕你。”

  对袁术芳来说,和死神擦身而过已不是偶然。

  2006年7月的一个晚上,袁术芳抓捕一名盗窃犯罪嫌疑人。这是一名吸毒人员,疑似艾滋病患者。当时,袁术芳将犯罪嫌疑人死死地压在身体下,没想到掏手铐时被他咬住腹部。任凭对方如何撕咬,袁术芳都没有放开手。直到这名犯罪嫌疑人被制服,他撩开衣服才发现,腹部一块鸡蛋大小的肉被咬掉了。

  他把衣服脱下来绑住伤口,连夜审案。天亮后,他又忙着整理案卷材料,直到下午4点半。

  下午5点,市疾控中心,医生察看他的伤口,已经化脓感染。“为什么不到附近的医院作处理?”他没有正面回答,只说:“帮我处理伤口的时候要小心,咬伤我的,可能是艾滋病患者。”

  “不害怕吗?”面对亲友、同事的询问,他却笑着说:“一身正气,死神便会惧怕你。”

  1987年那一次扑救森林大火,袁术芳也吓退了死神。

  那时他在二炮308工程指挥部,还是个“新兵蛋子”。春节期间,陕西省米仓山发生森林火灾,部队迅速集结,连夜赶往米仓山,扑救山火。凌晨3点,袁术芳和战友们摸黑朝山顶挺进。这时,袁术芳身旁的一名战友脚下一滑,一头栽倒,半个身体悬在空中。袁术芳伸出右手去拉战友,不料左上方一块巨石滑落,他本能地用左手挡住石头,这样僵持了近一分钟。袁术芳可以松开拉战友的右手,推开石头自救,可他的选择是,哪怕两个人一起丧命,也不松手。

  他们滑下去了,从米仓山主峰顶,那里海拔2500多米。

  部队找到他们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,两个人像死了一般躺在一处悬崖边。这一次,袁术芳在医院躺了两个月才苏醒。

  不惧怕死神,袁术芳却惧怕这些经历被亲人知道。在他昏迷的那两个月,他的母亲写了很多信到部队,因为收不到回信,她认定儿子出了事。两个月后,袁术芳回信给母亲,说是执行特别任务。四年后,他的一名战友无意中透露了这段有惊无险的经历。面对母亲的质问,他依旧否认。多年后,这位母亲撩开儿子的左袖,亲眼看到那条长约10公分的伤口,禁不住又一次滴下泪来。

  全国道德模范许月华、文花枝来看望他,向英雄致敬

  ——“别叫我英雄,你们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!”

  住院期间,袁术芳的病房里摆满了鲜花、锦旗。省公安厅的领导、市委政法委的领导、市公安局的领导来看望他,“希望你早日康复、重回一线”;88岁高龄的抗日老红军李家发来看望他,“好小子,没给咱部队丢脸”;火炬学校和湘机小学的少先队员来看望他,“叔叔,我们长大以后也要做你这样勇敢的人”;几名热心网友来看他,竖起大拇指称赞道,“侠骨莲城壮士,热血人民公安”……

  9月28日中午1点,袁术芳正准备躺下休息,病房的门被轻轻地推开,“板凳妈妈”许月华出现在房间里。这天上午,许月华开完市第十一次党代会,连午餐都没吃就直接赶到医院看望袁术芳,还给他捎来一只她自己喂养的珍珠鸡。

  三天前,另一名全国道德模范、中国女孩文花枝也曾走进这间病房,“作为一个普通市民,向英勇无畏的人民英雄致敬……”

  “别叫我英雄,你们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!”好几次,袁术芳忍着伤口的疼痛挣扎着站起来,向人民敬礼,他说:“大家赋予我的太多,太多,我其实很平凡,我就是一名人民警察。”

  许月华不会忘记袁术芳对她说的话,“许妈妈,我热爱我的职业。每次听到警情,我就像战士听到冲锋号,拳击手走上拳击台,斗牛士进入斗牛场。”

  小学生们记得袁术芳说,“叔叔的职责是抓坏人,就像你们的任务是学习。”

  老同事黄俊谈起袁术芳话特别多,眼里写满钦佩。他记得2009年,袁哥办理一个吸毒案,4天4晚没合眼。他记得,同事三年,袁哥年年拿A岗。他永远不会忘记,2010年除夕,他们连续蹲点三天,“瘫”在派出所,袁哥的爱人端着一锅饺子来所里团年……

  下摄司派出所所长毛皓说:“袁术芳还没出院就跟他打好‘招呼’,‘我30号能出院。别让我闲着,哪怕是听电话,接警,也好’。”

  在今年4月到9月办理一起涉黑案时,和袁术芳同一个专案组的民警李志钢说:“袁哥的材料做得最扎实,整整9本,18000多页,垒起来有一尺多高。”他永远记得袁术芳在工作笔记本上写下的那段话:“正义在、坦荡荡、不怯懦,我是人民警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岳塘新闻网专题:民警身中6刀勇擒逃犯

  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