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湘声报】湖南官员微博脸谱
2011-08-19 15:57:32 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湘声报 | 编辑:admin | 作者:寻晓燕          浏览量:126

  “有谁能够帮忙提供加拿大著名导演詹姆斯·卡梅隆的业务联系方式?”8月3日,一条求助微博在新浪微博上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,迅速被转发和评论数万条,发这条微博信息的人是湘潭市广电局局长熊兴保。有意思的是,7个小时后,通过微博网友的私信回复,熊兴保获得了卡梅隆公司的联系方式。不仅如此,还“无心插柳”地为筹备中的大型实景演出《中国出了个毛泽东》赚足了眼球。不管你信不信,这就是熊兴保用140个字在微博上生产的影响力。

  身居高位者,就算“微”言,也备受瞩目。当微博“江湖”上渐渐掀起官员实名微博和网络问政的风潮时,在微博上露脸的湖南官员甚少。但依然有人大胆浮出水面,接受“微”言大考验。

  据统计,截至2011年6月底,中国微博用户已达1.95亿,而占据全国人口总数5%的湖南,微博用户仅占全国微博用户总数的3%,湖南实名微博的官员更是屈指可数。

  这些官员如何看待微博?他们用怎样的形象、方式与外界交流、沟通?身份是否是微博的障碍?在微博的世界里,他们又收获了什么?为此,记者走访多位开通微博的官员。

  肖克和:微博让我和百姓走得更近

  “书记,可以关注湘潭市东湖村3年来拆房不安置的民生问题吗?”湘潭市岳塘区委书记肖克和开通微博的第三天,一个叫“wangyongjims”的微博主在肖克和的微博中连续留言,反映东湖村占用农民拆迁安置地建别墅的情况。

  “还不处理,出人命后,看你这书记还怎么当!”过了3天,见肖克和继续在线发微博,却对自己的留言无动于衷,“wangyongjims”开始出言不逊地对他进行斥责。

  “我没有及时正面回答,并不代表我不重视。”事实上,第一次看到“wangyongjims”的留言后,肖克和就立即着手调查这件事情。因为这是一个政策性和法律性很强的问题,当时他还没有了解到事情的原委,便没有马上回复这位网民。那天,肖克和给“wangyongjims”回复了一条留言:“关于此事市纪委正在调查。”

  “wangyongjims”继续留言:老百姓等了3年,这3年村民多次找街道办、拆迁办和村领导,次次都是此类回复,这一等就是3年。他希望肖克和能告知安置村民的具体时间。

  见这位网民似乎并不信任自己,肖克和继续回复,表示将尽快推进事情的进展,已经要求拆迁办和街道办联合调查并尽快拿出方案。

  “谢谢书记,真希望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。”经过几个回合的交流,见书记对他此前的言语并未计较,而是非常诚恳地继续跟他互动,“wangyongjims”终于改变了态度。

  在此后的一个多月里,肖克和专门组织相关人员成立了专案组调查此事件。近日,涉嫌滥用职权的村干部已经被“双规”。

  “我觉得微博很好,利用这个互动平台,我了解到不少的民生信息,微博上反映的问题我基本都及时解决或者正在调查和着手解决中。”开通微博两个月,肖克和毫不掩饰自己对微博的喜爱。

  如今,肖克和已经习惯用“微”观来体察民情。网民“@肖克和”发布了一则微博,说象形村有一个家里未通电、没有享受低保以及残疾人待遇的聋哑老人郭桂云。肖克和了解情况后,立即把该村村支书找来,要求尽快给老人家里通上电,安装费和以后的电费都由政府承担,并且让他享受低保,“一个礼拜之后,这个事情就解决好了”。

  “我将微博定位为了解民情、汇聚民意的平台,与民众交流他们关心的问题,并进行互动;听取有识之士对工作的看法和建议,接受各方批评;同时记录工作感悟。”肖克和说,虽然在微博上经常听到批评的声音,但对他来说,选择了实名上微博,就做好了公开接纳各种声音的准备。

  肖克和动员所有的干部都上微博,他也在微博上和基层的干部“打成一片”。岳塘区霞光社区一街道的干部多次在微博上向他建议,多关注社区干部的经济待遇和政治待遇。“我回复他说:经过与相关部门讨论,社区干部的经济待遇会适当提高,同时政治待遇上也会提供更多的机会,将来我想在社区干部中录用一两个公务员,鼓励大家为社区服务。”

  “上微博让我感觉和老百姓走得更近了。只有把小事做实了,才是真正为老百姓做事。”作为湖南首位开通个人实名微博的区委书记,肖克和如此总结自己的微博体验。

  贺弘联:与真相走得更近时就应站出来

  “微博于我的工作,主要是一个信息雷达的作用。现在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微博的第一时间、第一现场。”以湖南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任现身微博的贺弘联,自认为是最专业的网民。

  在微博上,他必须保持职业人和自由人的双重身份,“大部分时候,我的微博只是代表我个人。当需要我出来澄清真相的时候,我就需要代表我的职业说话。”

  贺弘联的微博标签是“传递网事;散文诗”。他说,自己是一个大杂家,新的资讯、新的言论、新的思想,都关注。而他关注的人群也很广泛,各个领域的代表人物、意见领袖,像地产大鳄王石、微博女王姚晨等,都会去听他们在说什么,“但最集中的还是媒体圈的博友,这和我的专业有关联。”

  贺弘联说,微博的力量越来越被世人认识,重大事件第一时间的传播,肯定不是传统媒体,不是大报大台,而是微博。正是因为微博的及时性,对信息的发布,传统媒体已经开始让位于微博。

  “对一些不好的社会现象,我也可以发表见解。但此时,你就得对自己负责,对职位负责,也要对事实负责,我发布的任何信息都要确认它的可靠性。有些谣言是需要澄清的,但我也不会对一些错误的行为护短。”贺弘联说,在微博这个平台,作为一名官员,当你跟事实和真相走得更近的时候,是应该站出来说话的。

  “御史在途”:微博是相对自由的表达平台

  在纪委系统,他是一个另类。新浪网给他的微博上贴上了“湖南纪委干部”的实名认证标签,在网络的舆论集散地他大胆“微”言,甚至点名道姓批评中央某部长,抨击某地方职能部门滥用职权。

  “有时你不能太个人英雄主义了,这会给供职单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这是他选择用网名“御史在途”替代自己真名的原因,他说,在微博上他只是一个喜欢说话的网民,他的“言论与供职单位丝毫无涉”。

  “御史在途”是多次在微博上制造热点事件的知名博主。3个月前,轰动一时的关于国家某总局在北京郊区顺义建8000余亩特供农场的新闻的始作俑者就是他。当时这条微博引起网上一片唏嘘,继而引发各大媒体跟踪关注。

  为此,他遭遇较大的压力。有关职能部门的人找他“沟通”情况,单位领导也找他询问相关情况。“领导很开明,没有批评我,只是了解了一下情况,问我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,并建议我尽可能通过正常渠道揭露问题。”再后来,那条微博被删除了。可是,此事件至今没有下文。于是,在8月7日,他又发了一条微博:“现在,食品不安全问题依旧,某局的开心农场运营亦依旧。我再次郑重呼吁……部门放弃特供,关闭京郊开心农场,自觉防止利益冲突……”

  “作为一名体制内的干部,遭遇这些压力是难以避免的,但我该说的必须说。”作为一名从事反腐工作的干部,他在微博上关注最多的就是反腐。

  其实,“御史在途”算是半个媒体人士,一方面他是资深的自媒体用户,一方面因网络结缘了一大帮媒体朋友,中国最有影响的记者QQ聊天群“蓝衣”,他是管理员之一。为此,他获得了一般人难以获得的新闻资源和反腐信息,一些上访无果的百姓,也得以在新闻舆论的强力监督下解决问题。

  除了关注反腐,“御史在途”在微博上还关注弱势群体、环保等各种民生问题。

  今年4月中旬,“御史在途”在网上斥责某公安机关滥用特权:“农民工40多天只拿到1天的工资,××县公安不生气;民工在眼皮底下被无良建筑商暴打,××县公安不生气;农民工拉电闸影响开发商一栋楼半小时施工,××县公安就生气了,生气后果很严重……你说他们的权力边界在哪里?”

  由于在微博上形成了较大的影响力,公安机关找上门来向其单位领导反映情况。“御史在途”非常气愤,指责公安汇假报、告黑状,“很不阳光”。他相信在微博上,自己只要是用事实说话,就根本不在乎这些压力。所以,他仍然选择“该说的照说不误”。

  曾经有网友在微博上发私信善意地提醒他:要注意保护自己。他对此处之泰然,并在微博上发出一首打油诗:家住浏河湘水滨,早晚公交有我踪。平生常与书茶伴,梦泽园旁劳止亭。

  某位了解他真性情的检察系统高官曾经对他说:“你不适合在党政机关,更适合在高校做学问,研究古代文学。”

  但“御史在途”却说,“微博是相对自由的表达平台。体制内需要说真话的人,只要呆在里面一天,我就要在微博上发表我的观点。”有网友微博上批评他“说三道四”违反党的纪律,他在今年5月25日发微博公开回应:“我们党最大的威胁不在外部而在内部。最可怕的不是言辞逆耳的人,而是那些嘴巴上保持‘高度一致’,实则离心离德的人。”

  下载APP